港京图库开奖_港京印刷图源开奖_港京图库开奖结果
做最好的网站

甜蜜来敲门

来源:http://www.bedfordconnect.com 作者:港京图库开奖结果 人气:198 发布时间:2019-08-21
摘要:宋宇生:“妈,不是您想的那回事儿……还是让江路自己说吧。” 这时,门铃响了。钱淑华冲着门厅:“谁呀?” 吴大妈:“是我,老姐姐!”江路从厨房出来,打开了门——居委会

宋宇生:“妈,不是您想的那回事儿……还是让江路自己说吧。” 这时,门铃响了。 钱淑华冲着门厅:“谁呀?” 吴大妈:“是我,老姐姐!” 江路从厨房出来,打开了门——居委会吴大妈出现在门口。 吴大妈一眼瞅见了江沛,“哟,家里来客人啦?” 江路:“是我姐。” 江沛:“大妈。” 吴大妈:“哟,还别说,姐俩长得真像!” 钱淑华:“怎么不到屋里坐啊?” 吴大妈:“我找江路说两句话就走。” 江路:“找我有事?” 吴大妈:“你的关系不是到了街道了吗……” 江沛大吃一惊,“你的关系到街道了?” 江路连忙对吴大妈使了个眼色,“大妈,咱到外面去说吧。” 吴大妈:“就两句话,说完了我就走。你不是辞职了吗?你抽空去一趟街道办事处,到就业办找一个姓孙的姑娘就行了。” 江沛惊呆了。 江路:“好,那谢谢您了。” 吴大妈:“我走了。” 江路:“走好。” 吴大妈出了门,江路关上了门。她转过身来,看到江沛站在厨房的门槛上,冷冷地盯着她。江路进了厨房,关上了门,“姐,还是那句话,回头我跟你慢慢聊,今天咱什么都不说。” 江沛:“到底是怎么了?进门前你就告诉我这不能说,那不能说,弄得我连个大气儿都不敢喘,敢情你把公职给辞了?” 江路:“我在那个单位待腻了。” 江沛:“那个单位有什么不好啊?碍你吃碍你喝了?辞职了!你拿什么养活自己养活孩子啊?” 江路:“我当然能自己养活自己了!我要是没想好,能辞吗?” 江沛:“老宋知道吗?” 江路:“不知道。” 江沛:“你也忒蔫大胆儿了吧?这么大的事你不跟人家商量商量?你去当个体户了,人家要是觉得没脸见人怎么办?” 江路脱口而出:“不会有那一天了。” 江沛:“什么意思?” 江路:“姐,你别逼我行吗?这是在人家老太太家,不是咱自己那儿,等征征高考完了,我到你家里头,跟你聊个通宵都行!今天你就放过我,行吗?” 江沛:“不行。” 江路:“姐,就听我这一回嘛。就这一次!” 江沛看着江路。 江路:“待会儿你就进屋去,跟宇生和老太太打个招呼,就说家里头还有事儿,得早点回去。姐,人这一辈子就那么关键的一两步,一步走错了,十年都扳不过来。我不想再走错第二步了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 江沛:“我不明白。” 江路:“三天以后我就让你明白。今天,你必须听我的!” 江路和江沛一先一后地走进客厅。 江沛:“伯母,我家里还有点事儿,先走一步了。” 钱淑华:“江……江沛对吧?你先坐一会儿,我有件事儿得告诉你。” 江路忽然反应过来了,“妈,我姐还有事,急着走,您要是有什么话,回头我给她捎过去行吗?” 钱淑华急了,“我一个长辈,我在我自己家里,连让你们听我说几句话的权利都没有吗?” 一时间,大家都不再做声了。 江沛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她坐了下来,“伯母,您说吧,我听着呢。” 钱淑华:“起初啊,江路跟宇生谈恋爱、结婚,我是不赞成的。不为别的,我是怕这两个孩子受委屈。所以他们结婚的时候,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,让江路下不来台……” 江路:“妈,都是过去的事了……” 钱淑华瞪了江路一眼。 钱淑华:“这一年多我也看出来了,江路啊,人不错,毛病嘛,是有一点儿。谁没毛病啊?我们家这么一大摊子事儿,搁谁身上谁都受不了,人家做得是任劳任怨,鞠躬尽瘁!” 江沛:“伯母,都是一家人,受点累、受点委屈都是应该的。” 钱淑华看了看江路,又看了看宋宇生。最后,目光落在了江沛的脸上。 钱淑华站起身来,朝江沛鞠了一躬。 江沛连忙站了起来,“伯母,您这是干吗呀?” 钱淑华:“我给你们娘家人赔不是了!” 江沛:“我都给弄糊涂了,这到底是怎么了?” 钱淑华:“江路把孩子做了!” 江沛急了:“为什么?” 钱淑华:“唉,人家也没把我这老太太放在眼里,连商量一声都没跟我商量。要不,我死也不会让江路出门做手术呀……” 江路:“姐,这是我自己的决定,跟妈没关系,真的。” 江沛:“宇生,你是怎么想的?” 宋宇生看了看江路,然后低下了头。 江路:“姐!你干吗呀?” 江沛:“这么大的事儿,我问问你丈夫总该可以吧?” 宋宇生:“大姐,有什么你就说吧……” 江沛:“我就是想为江路讨一句公道。江路打胎,肯定不是为她自己。哪个女人但凡有法子生孩子,谁会把孩子打掉呢?江路里里外外为了这个家,死心眼儿地奔啊忙啊,够投入了吧?够到位了吧?你们扪心自问,她哪里还有让人指责的地方?” 江路:“姐,你别说了……” 钱淑华:“她把孩子打掉,是为了我们是吧?我们家老的小的要给她背这笔冤孽债喽。宇生,我怎么说的?现在要债的就上门了吧?” 江沛眼泪汪汪,“她过得这叫什么日子啊!认识你之前,她整天嘻嘻哈哈的,脸蛋儿也光溜溜的,现在你看她都成了什么了?又瘦又黄!可就这样也不讨好!你们还有良心吗?我妹妹所有的苦心,你们不领情,老天爷全看在眼里!” 江沛站起来就走,在客厅门口转过身,“宋宇生,我妹妹嫁给你,是倒了八辈子霉了!” 少顷,是房门重重的关闭声! 宋宇生一把抓过茶杯,狠狠地摔在了地上!江路怔怔地看着宋宇生,然后转身出了客厅。 江沛气呼呼地下楼,江路从上面追了过来,“姐!姐!” 江沛站住了,“让人家骑着脖子拉屎,还一声不吭,咱们姐俩都这么贱吗?你欠他们家的,我不欠!” 江路:“你吵完了,闹完了,拍拍屁股就走了,你让我怎么办?” 江沛:“孩子不是打掉了吗?对吧?跟他离吧!姐重新给你找一个真正的男人!” 江路:“我对男人失望透了,我不会再动那个心思了。” 江沛:“那你现在就跟我走。” 江路:“姐,我……” 江沛:“我知道,你得把你的义务尽完了,好走得问心无愧,是吧?算了吧!你前脚走,人家后脚就忘了你是谁了。” 江路哼了一声。 江沛:“好了,不说了,颠来倒去就是那么点破事儿。我走了,你好好地熬过这几天吧。” 宋隽正拿着笤帚,清扫着宋宇生脚底下的茶杯碎片。 钱淑华:“我隽隽真是长大了,能帮着姥姥干活了。” 这时,座钟发出了一阵敲击声——十一点。 钱淑华:“隽隽小心着点啊,我得去食堂买馒头去了。” 钱淑华朝厨房走去。 宋隽心情很好地说:“爸,您该给我钱了。比赛的服装费,说好了明天就要交的!” 宋宇生:“多少?” 宋隽:“三十块。” 宋宇生:“怎么要那么多呀?你身上这件衣服不是挺好的吗,也挺新的,就穿它比赛去吧。” 宋隽:“那多寒碜呀!再说大伙儿都是红的,我是蓝的,说不定跟对家队员穿一个色儿了!” 宋宇生:“你跟教练说,咱们先欠着他的,等一有钱就给他。” 宋隽:“那怎么行!明天上午所有队员都得交钱!” 宋宇生看了一眼儿子没说话,他低头看见了茶几下的烟盒,拿出来抻出了一支。 宋隽:“……您能不能给我们学校打个电话?” 宋宇生没好气地说:“干吗?” 宋隽:“您不是说先欠着吗?” 宋宇生已经糊涂了,忘了刚才跟宋隽的谈话。 宋宇生:“欠着什么?说话别说一半儿好不好?” 宋隽:“就是钱呀!比赛服装费!” 钱淑华手里拿着盛馒头的篮子,“你就给孩子打一个电话呗!占得了你多长时间啊?”

江路:“妈,您别这样啊!” 钱淑华:“别管我叫妈?管我叫妈的早走了!你管我叫妈有意思吗?我在你们心里几斤几两重啊?走,伟德!” 钱伟德:“拉上我嫂子一块走吧。” 钱淑华:“不是亲骨肉,就别愣往一块凑,要不更显着假惺惺的!” 江路一阵心慌,她连忙顺势坐了一旁的长椅上。 钱伟德搀扶着老太太朝出口走着,忍不住地回头看了看—— 纵深处,江路坐在长椅上。 钱伟德压低嗓门:“姑姑,咱不能把江路一个人儿扔在这儿啊!人家可是刚做了手术。” 钱淑华:“谁说把她一个人扔在这儿了?我也是女人,女人那点儿苦我能不知道吗?” 钱伟德:“那我先把您送到车里,再去把我嫂子接过来?”他回头冲江路喊道:“嫂子,您坐那儿别动,千万别动啊,等着我回来接你!” 江路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表情。这时,女医生从旁边的手术室里走了出来。 江路站了起来,“大夫,给您添麻烦了。谢谢您啊,您救了孩子一条命!” 女医生:“女人没个孩子,等于在这世上白来了一趟。” 江路:“是……对不起,单子我落在家里了。” 女医生:“哪天带过来给你签个字,把手术费退了。” 纵深处,护士值班室,护士喊:“白医生,您的电话!” 女医生扭头朝那里走去。 江路冲着大夫的背影喊:“回见!” 女医生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。 这时,钱伟德匆匆走来,“嫂子,走吧? 江路:“不了……你还是先送老太太回去吧。” 钱伟德:“老太太特意关照,一定得接上你一块儿回去!” 钱伟德开着车,副驾驶的座位上坐着钱淑华,江路坐在后座上。三个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。 钱伟德、江路、钱淑华三人回来。钱伟德把满脸怒气的老太太扶到沙发前面,小心地安顿她坐下。 钱淑华:“宇生啊,等你的腿好了,你还是跟你媳妇回你们那边儿过吧。” 宋宇生:“妈,您这是怎么了?” 钱淑华冲着门厅方向,“你们把我当个外人,还上我这儿来住着,多难受啊?” 江路走进客厅,“妈,您就别生气了。” 钱淑华:“生气?我怎么敢生气啊?人家该问了——你是这家里的谁呀?” 江路的眼泪又上来了。 钱淑华:“知情的人不说什么,不知情的人该说了,‘这老太太真霸道,自己有俩外孙,就不让人家有自个儿的孩子!’我说得清楚吗?” 江路看着老太太,似乎恍然大悟。 钱淑华:“我们就是担待不起啊!我们俩孩子也担待不起!说起来征征和隽隽连个小弟弟、小妹妹都容不了!这家人什么玩意儿啊,啊?愣让人家把胎给打了。我们怎么担待这么难听的名声!” 钱伟德:“骂就骂,也不能伤人心……” 江路似乎在自语:“本来我还挺感动的。” 宋宇生和钱伟德懵懂地看着她。 江路:“我还以为您是舍不得那孩子才发那么大的火。我把这当成挨自己母亲一顿骂呢。一边是忍着,一边心里也挺热乎的。” 宋宇生看着江路。 江路声音很弱:“看来我是弄错了。妈,您说得真对,不是一家子,别愣往一块儿凑,反而假惺惺的。”江路说完慢慢走开了。 宋宇生:“妈,做都做了,还何必发这么大火儿啊?” 钱淑华:“没你这么当丈夫的!撺掇自己媳妇去打胎,但凡是个女人,她不想做母亲,不是身子有病,就是脑袋瓜有病!” 江路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。 厨房里,水开了,江路关掉火,拎起水壶。江路一手端着洗脚盆,一手拎着水壶进来了。 江路拎着水壶往水盆里倒着开水,然后伸手试了试水温,“好了。” 宋宇生先把受伤的那只脚放进了水盆。江路蹲下身来,准备替宋宇生清洗,宋宇生连忙伸手阻止了她。 看着宋宇生执拗的表情,江路只得坐到了一旁。 宋宇生:“晚上……就别睡沙发了。让老太太看见,不又得把我臭骂一顿?” 江路:“都这样了,还怎么睡在一张床上?” 江路抱着毛巾被来到了沙发旁,慢慢地躺了下来。 早上五点,宋征换好了锻炼的服装走了出来。突然,她发现江路蜷缩在沙发上,毛巾被已掉在了地上。宋征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,捡起毛巾被轻轻搭在江路的身上。 江路醒了,被吓了一跳。 宋征:“您怎么睡这儿啊?” 江路:“你爸打呼噜打得太响了……你怎么这么早就起了?” 宋征:“睡不着了。明天就高考了,有点儿紧张,总想着早点起来,再多看一会儿复习资料。” 江路:“你没问题的,绝对没问题。对了,你想吃点儿什么?我给你做!” 宋征:“还早呢。我想出去跑跑,呼吸一点儿新鲜空气。” 江路站在阳台上,看着慢慢跑出家属区的宋征。 这时,身后的客厅里传来动静。江路回头望去,宋宇生撑着双拐出现在书房门口。 江路:“我给你打水洗脸?” 宋宇生:“江路,你这个样子吧……让我觉得特别内疚,真的。” 江路:“要不,等征征高考完了,咱们到那边去,我照顾你更方便,也用不着天天在一家老小面前演戏,你说呢?” 宋宇生岔开了话题,“你到屋里再睡会儿吧,眼圈儿都是黑的,特憔悴。”( 公交车上,江沛坐在车尾临窗的位子上,忽然发现窗外,江路拎着两兜子蔬菜的身影。 公交车停下,江沛拎着尼龙兜下了车,朝相反方向疾步走去。江路放慢了脚步,前方出现了熟悉的身影。江路站了下来。 江沛夺过江路手中的一个袋子,“大热天的,宋宇生呢?他一大男人干吗呢?让你一个高龄孕妇出来当牛做马?” 江路:“姐,大街上你嚷嚷什么呀?” 江沛:“我能不嚷嚷吗?” 江路:“宇生的腿折了,车祸。” 江沛:“你怎么也不言语一声啊?” 江路:“你天天上班儿,哪有时间啊?” 江沛:“你别怪我嘴冷,当初你要是……” 江路接过话茬:“听了你的,跟人家陈先生走了,现在得有多省心、多享福啊。” 江沛:“可不是吗?老的小的咱就不说了,宋宇生也撂在这儿了,最该被照顾的倒没人管了!” 这时,二人来到了家属院门口。 江路停住脚步,“姐,待会儿到了家里,该说的就说,不该说的就别说,行吗?你就当刚听说宇生的事儿,过来看看,行吗?” 江沛: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 江路:“没有。” 江沛:“没出什么事,你这么嘱咐我干吗?怕捅了谁的马蜂窝?” 江路:“你就听我一次,行吗?” 江沛看着江路认真而坚决的神情,不禁点了点头。 宋宇生和钱淑华坐在沙发上,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。这时,门厅传来开门声,江路大声说:“宇生,我姐姐看你来了!” 宋宇生和钱淑华交换了一下眼色,钱淑华低声地说:“得,讨债的来了!” 这时,江沛拎着苹果走进客厅,身后的江路拎着东西进了厨房。 钱淑华换作笑脸,“哟,稀客稀客!” 宋宇生:“大姐,您来了?” 钱淑华热情地说:“我给你泡杯茶!大热天的,拿着这么多东西,走了这么远的道。” 江沛:“不用了伯母,都不是外人。我看您这腿脚利索多了,恢复好了吧?” 钱淑华:“托您的福,算是恢复好了。可真是没少让你妹妹受累啊!” 江沛:“您身体利索了,那是一家人的福气,江路受点儿累那不也是应该的吗?” 钱淑华和宋宇生不停地点头、赔笑。 江路手里择着菜,耳朵却尽量凑近门口,听着客厅里的谈话—— 江沛:“宇生,你也是的,早不出事晚不出事,偏偏赶上这个时候凑热闹……” 江路紧张起来。 宋宇生:“呵呵,怎么说呢……完全是,全是鬼催的……” 江路听罢,急中生智,““姐,你过来帮个忙行吗?这个菜我不知道该怎么配。” 江沛:“我先过去看看啊!” 钱淑华和宋宇生笑着点了点头。江沛起身朝厨房走去。钱淑华和宋宇生都吐出了一口气,如释重负!江沛走进了厨房。 江沛瞥了一眼摊放在案板上、窗台上的菜品,“干吗呀?开国宴啦?” 江路:“征征明天就高考了,这几天我得让她吃好了。” 钱淑华凑近宋宇生低声地说:“宇生,那件事儿还是跟人家说了吧,啊?要是让江路自己说了,那就显得咱家人更不地道了。”

本文由港京图库开奖发布于港京图库开奖结果,转载请注明出处:甜蜜来敲门

关键词: 港京图库开奖

上一篇:甜美来敲门

下一篇:没有了

频道精选

最火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