港京图库开奖_港京印刷图源开奖_港京图库开奖结果
做最好的网站

雕图玉佩,魔门使者

来源:http://www.bedfordconnect.com 作者:港京图库开奖结果 人气:187 发布时间:2019-09-07
摘要:“李小二”暗想:原来天人妖僧、谭剑锋、段千切,白小媚几人都是叫什么主公的派来的。他们消息还真灵通,我得到雕图和玉佩他们已知道。五位师父,神秘组织,不知还有哪一股势

“李小二”暗想:原来天人妖僧、谭剑锋、段千切,白小媚几人都是叫什么主公的派来的。他们消息还真灵通,我得到雕图和玉佩他们已知道。五位师父,神秘组织,不知还有哪一股势力未曾出现,这雕图和玉佩是“绝命魔尊”留下的,不知为什么那么重要,竟然关系到他们的生死存亡。 黑衣女子的口气突然一转,有些哀伤道: “这实在也怪不得你,因为敌人太强了。不过,话是这么说,上官门主,你现在可有什么策略?” 上官慈连忙说道: “属下无能,头脑简单,愚顽不化,想不出什么法子,还望左使指点一二。” “李小二”听得有点肉麻,心想:这黑衣女子的身份定是极高,要不然上官慈用不着这么大拍马屁。 黑衣女子说道: “你可别那么谦虚,既然如此,我只好代劳,不过——” 上官慈接道: “左使运筹幄帐,决战千里,大智大勇,定有良策。请尽量吩咐属下,属下当全力以赴,万事会办的无往不利。” 黑衣女子笑道: “你得想个法子,将‘江湖五怪’诱入我们埋伏中。” 上官慈为难道: “那臭道士狡猾得很,只怕……” 黑衣女子点点头道: “那就是说你已有高招了。” 上官慈迟疑道: “如果左使有杀死他们的把握,咱们可以直接找他们挑战。” 黑衣女子叹息一声道: “上官门主的意思是要我去向他们挑战。” 上官慈呆了一呆,道: “属下不敢,只是……” 黑衣女子不耐烦道: “我们就在此地埋伏,你们想法子诱他们到这里,不然……” 上官慈冷汗—冒,说道: “属下遵命!” 接着,黑衣女子缓缓又道: “上官门主,除了‘江湖五怪’,‘幽灵谷’附近可还有什么人?” 上官慈皱皱眉头、小心翼翼道: “左使是不是已有明察?” 黑衣女子目光—凛,口气一变说道: “上官门主,是我问你的话!” 上官慈诚惶诚恐道: “是!属下无能,除了发觉‘江湖五怪’聚集严家寨,其它没有发现,” 黑衣女子说道: “上官门主,主公一向不喜欢无能的人,我想你是应该知道的。” 上官慈听得一头冷汗,滚滚而下。 黑衣女子接着说道: “上官门主,你可想知道?” 上官慈一抹额头上的汗水,恭敬答道: “望左使指点属下。” 黑衣女子说道: “除了‘江湖五怪’,至少还有两股势力潜伏在‘幽灵谷’附近。” 上官慈忽然间又出了一身冷汗,说道: “他们可是为‘绝命魔尊’的宝物而来的?” 黑衣女子点点头说道: “当然。” 转而又道: “上官门主,你可知主公不容忍一个无能的人位居要职。” 上官慈说道: “是,属下愿领责罚!” 黑农女子叹了一口气道: “我实在不愿责罚你,可是…—” 上官慈赶忙爬在地上,叩头道: “属下愿戴罪立功,还望左使恩典……” 黑衣女子稍一思索道: “这样吧,明天日落之前,你把‘江湖五怪’诱来此地,然后生擒他们,我会尽力替你在主公面前开脱,或许能……” 上官慈如获大赦,说道: “属下明白!” 黑衣女子说道: “不是明白,而是一定要办到!” 顿了一顿,说道: “好啦,就这么定了,你可以回去布置一下。” 上官慈忙说道: “属下遵命,上官慈祝左使金体安康!” 说完退到殿门口,带着“王老大”和“李小二”两个仆人消失在夜色中。 三人一路急奔,一口气奔出了十几里路才停下,突然上官慈回身冷冷说道: “我那两个仆人死了?” “王老大”答道: “对。” 上官慈说道: “他们带着的两条藏犬,嗅觉灵敏得很,如果尸体藏在附近,很可能会被发觉。” “王老大”微微一笑道: “看来上官门主比我俩还要急。” 说着伸手一抹脸上的药水灰尘,显出虚无子的原形,姜古庄也恢复了本来面目。 上官慈目光一掠虚无子,道: “两位都听到那左使的话了?” 虚无子道: “听到了,” 上官慈说道: “两位可答应与我合作?” 姜古庄冷笑一声,说道: “合作?我恨不得马上把你毙于刀下!” 上官慈心想:师徒两人联手,我绝不是对手,心中大感震骇。 但他毕竟是常历凶险,久经大敌的人物。临危不乱,表面上还是十分镇静,说道: “道长的意思如何?” 虚无子淡淡一笑,说道: “这就要看上官门主了。” 上官慈一怔,说道: “看我?为什么?” 虚无子道: “贫道想不明白,雕图、玉佩与江湖安危有什么关系?” 上官慈说道: “道长是想知道雕图和玉佩的用途,恕难奉告。” 虚无子平静地说道: “上官门主既然不愿告之,贫道也不勉强,但不知上官门主听命于何人?” 上官慈缓缓说道: “能使我‘回天圣手’上官慈屈为下属的人,是什么分量,道长可以自己掂量掂量。” 姜古庄冷声说道: “什么分量!哼!我看你只是一条哈巴狗而已!” 这正是上官慈的痛处,被姜古庄一语中的。顿时怒火万丈,气得浑身发抖。但他究竟是大奸大恶之人,无比愤怒下仍能控制情绪,仰天吁了一声,说道: “人在江湖,自不由己!” 接着又道: “虽说你们‘江湖五怪’神力通天,就算加上三大世家,九大门派,西域雄鹰,想和魔宫争斗,也无疑是以卵击石。” 虚无子见他对魔宫百般掖崇,心中突然变得沉重,轻咳一声,说道: “上官门主对魔宫如此推崇,想那魔宫必是一处天下闻名的所在?” 上官慈说道: “道长身居五怪之首,以你的阅历,不知道魔宫所在?” 虚无子说道: “上官门主过奖,贫道还真不清楚魔宫的所在?” 上官慈沉吟了一阵,说道: “那是一片充满神秘和神奇的地方,三五个月内,可以造就一个出类拔萃的武林高手,可以把重伤奄奄一息的人立即复元,也可以使一个人在瞬间迷失自己的本性,忘记过去,忘记自己。” 虚无子呆了—呆,说道: “真有这么神奇的地方?” 上官慈说道: “不错,以我的震世医术,与他们相比就像小巫见大巫,那就是魔宫……但在我们,都叫它神宫!” 姜古庄忍不住说道: “不知魔宫在哪里!” 上官慈目光一扫姜古庄,说道: “姜少侠想去看看吗?” 姜古庄剑眉—挑,怒道: “魔宫杀戳武林,就是龙潭虎穴,我姜古庄也要去闯一闯。” 上百慈说道: “年轻人,自信过头了就叫自负!” 说完仰天长叹一声,言语中饱含酸楚。 虚无子察颜观色,发觉上官慈并非危言耸听,心头更见沉重,沉声说道: “上官门主似乎在魔宫中混得并不得意?” 上官慈说道: “不错,我上官慈在魔宫中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物。” 虚无子低声说道: “上官门主对魔宫,似有很深的仇恨?” 上官慈道: “谈不上什么仇恨,魔宫使找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江湖郎中,变成一个神功盖世之人,应该说感谢还来不及呢。不过,我只是想摆脱他们的控制。” 虚无子说道: “是良心发现,还是想自立山头?” 上官慈避而不答,道: “被别人控制就该不会是一件好事吧。” 虚无子步步紧逼道: “雕图和玉佩可以帮助你摆脱他们的控制吗?” 上官慈淡淡一笑,道: “道长对这事真是十分关心。” 接着望了望天色,说道: “对于魔宫的事,我只能说这么多,如果你们想知晓更多,那就用雕图和玉佩交换。” 姜古庄怒目说道: “要是我不答应呢?” 上官慈本能地后退一步,说道: “不出三天,我相信你们会感到我的话绝非虚言,望诸位三思……” 话还未说完,飞跃而起,夜色中一闪不见。望着上官慈消失的背影,虚无子长长吁了一口气,说道: “庄儿,我们走!” 话刚一出口,又马上一拉姜古庄的手,刹住身形,只见两条藏犬飞扑而至,紧接着段千仞和天人妖僧等到一行人衣袂飘飘,也到了两人跟前。 虚无子和姜古庄赶快低下头,幸好夜色如墨。段千仞一掠虚无子和姜古庄冷冷说道: “上官慈呢?” 虚无子一欠身,说道: “门主发现一个可疑人影,追踪而去。我和李二功力不行,就在此等侯门主。” 段千仞“嗯”了一声,手一挥,两条藏犬和一行人,痴如流星窜了出去。 直等到人犬远去,虚无子才低声说道: “他们似乎发觉了什么可疑的事物……此地不可久留。” 两人各展身法,横渡一口水塘,才绕道回到严家寨。 严家寨大厅中灯辉煌,东方岳和“江湖四怪”都在大厅等候。 但座上已多出三位绿衫少女,一般年纪,一般身材,姜古庄似是在哪里见过,但一时半刻记不起来。 三位绿衫少女见虚无子进来,马上上前福了一福,说道: “域外雄鹰堡三奴婢见过道长。” 虚无子哈哈一笑: “域外雄鹰也派出了人手,真可谓消息通灵。” 顿了一顿,问道: “你家小姐呢?” 其中一位答道: “小姐遣我三位先来,估计很快会到!” 姜古庄这才想起,四年前,刘叔带自己远赴域外雄堡求医,堡主任秀敏还给了他一颗神丹,没想到他们也到了中土。 东方岳关心大局,立刻上前问道: “姜大哥,你们见到什么?” 姜古庄叹了一口气道: “咱们把上言慈看做了一个重要人物,其实,他只是魔宫里一个三流脚色而已!” 东方岳一皱眉头,说道: “这么说来,‘武圣门’背后还有一个更为厉害的组织叫——魔宫。” 虚无子黯然不语,似乎正在思索什么。 姜古庄把事情的详细经过说了一遍,全场的人个个听得目瞪口呆,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。 良久之后,东方岳缓缓回顾了虚无子一眼,说道: “道长,知道那魔官所在吗?” 虚无子摇摇头,说道: “我想不出有什么地方,能造就出这么一大批武林高手。” 东方岳皱眉沉吟了一画,说道: “道长,我听爹说,江湖中有一座行天宫,听说在武林中甚有名望,是不是……” 虚无子说道: “行天宫的道人们,在九大门派之外,独树一帜,有不少杰出人物,称誉武林。但百年以来,他们都闭门自守,很少在江湖上走动,近五十年来,也没听说他们扩展势力。” 东方岳说道: “老前辈,晚辈听家父讲,还有一座朝阳宫的地方,会不会是他们所说的神宫。”—— 小糊涂仙校对潇湘书院独家连载

上官慈说道:“如果我告诉你们‘夺命神尼’已经出来了呢!” 姜古庄插话道: “不可能的!” 上官慈平静道: “信不信由你。姜少侠,‘夺命神尼’已千真万确出来了,雕图和玉佩对她一点作用都没有!” 虚无子向姜占庄稍—示意,笑道: “贫道不能做主,但还可以和小徒商量一下。” 上官慈抱拳道: “恭喜道长收了一个好徒弟!” 虚无子淡淡道: “是我们江湖五怪共同调教出来,然这其间还有‘夺命神尼’和‘中原剑魔’的心血。” 上言慈面色—变,突然神晴变得十分冷肃,缓缓说道: “此事重大,你们几人商量时,最好先说明。” 虚无子道:“贫道想先知道对我们有什么好处,才能说服庄儿答允交出雕图和玉佩。” 上官慈冷冷说道: “交出雕图和玉佩对诸位而言,有百利而无一害。” 虚无子仍然心平气和地笑道: “你可否说具体一点。” 上官慈道:“各位若不与我合作,只怕都难逃杀身之祸……” 姜古庄冷哼一声,接道: “就凭你这个大魔头!” 上官慈目光转到虚无子的脸上,神情肃然说道: “你可是觉得胜过了‘武圣门’的五杀手,就有恃无恐吗?” 虚无子深恐两人冲突起来,接口说道: “上官兄,如果你能说出一些较具体的内情,令在下相信,我们便商量的余地。” 上官慈似是很为难,沉吟了良久,说道: “今夜三更之前,道长如是有胆气,就到药王庙里去看一看,到时会明白许多—…” 一直坐在一旁的严家寨寨主严顺天忽然开口说道: “可据我所知,那座药王庙是一座废弃的古庙,已经很久没有香火了。” 上官慈道:“因为它太荒凉,四周古柏森森,乱坟环绕,—般的人是不会去那里的。” 虚无子道:“多承指教。” 上官慈道:“道长,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,如是你遇上什么凶险,那全要凭你自己应付。 就算我在场,也不能帮你。” 虚无子闻言,脸色大变,情不自禁“啊”了一声,惊道: “这个自然—…” 然后语声忽低,又接道: “上官兄,今夜三更,你们可有什么集会?” 上官慈冷冷说道: “道长我能说的就是这么多。不过我相信以道长的才智,定能化险为夷,明日中午我再来到时,希望道长有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 说完,不待众人答话,飞身一跃,破屋而去,望着上官慈消失的背影,姜古庄冷哼了声,说道: “师父,你相信那魔头?” 虚无子摇摇头道: “我们都把上官慈估计高了,其实他只是魔教中的一个小角色。” 转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: “看来,问题比预料的要复杂得多了,这将是一场严重的武林浩劫,也许这只是刚刚一个开始!” “百变秀才”文曲星接道: “这上官慈表面上活得风光快乐,内心却埋藏着无尽的痛苦。雕图和玉佩肯定能帮助他摆脱这一痛苦,所以,他对此有着无比急切的期望。在他没有得手之前,是不会加害我们的。” “不戒酒僧”一拍桌子吼道: “就是想加害我们,难道怕他不成!” 严顺天问道: “道长是否要到药王庙去瞧瞧?” 虚无子笑道: “当然,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” 文曲星摇头晃脑说道: 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!” 众人哈哈大笑。 定性师太担忧道: “那上官慈决不是一个正派人物,虽然他是受别人的牵制,但对非正人君子,我们就不能以君子相待!” 虚无子笑道: “这个自然,江湖五怪,遇怪更怪。不过,他目前的处境似于十分不利,天下英豪都汇集‘幽灵谷’,大敌当前,他心里也有数。” 定性师太问道: “那么派谁去呢?” 虚无子的眼光环视众人一眼,说道: “就是我和庄儿去吧,人多反而坏事。” 正说着,忽闻一阵尖利的啸声传来,严顺天脸色大变,惊呼道: “有人来了!” 姜古庄飞身一跃,冲了出去。 只见一个锦袍少年急步如飞而来,迅如闪电。 一眨眼前,人已奔行大厅之外。 姜古庄冷笑一声,喝道: “什么人?” 喝声中,飞身而上,劈出了一掌。 锦袍少年右手一挥。硬是把一掌接下来,两人在空中对了一掌。 “砰”的一声,两人同时从空中落了下来,两人心中暗暗吃惊,因为这一掌已使两人平分秋色。 锦袍公子脚刚一站稳,抱拳微微一笑道: “兄弟承让,佩服佩服!” 姜古庄道:“彼此彼此!” 这时,虚无子已步出大厅,哈哈一笑道: “东方公子也赶到‘幽灵谷’真是英雄出少年!” 锦袍少年一见虚无子,马上上前行礼,说道: “东方岳见过道长!” 虚无子哈哈一笑道: “东方公子太客气了,我给你们引见引见。” 说着拉过庄儿的手,说道: “这位是东方世家的公子东方岳,东方世家是江湖土最大的世家,东方公子少年有成,造诣非凡,庄儿,你俩以后得多多亲近!” 说完,又指着姜古庄道: “这是小徒姜古庄!” 东方岳皮肤白净,五官白净,略显腼腆,上前拉着姜古庄的手说道: “姜大哥,今日有幸遇到大哥,我东方岳很高兴。” 两人对了一掌彼此都生敬慕之心,加上姜古庄本就是个性情中人,两人拉着手,真有点相见恨晚之感。 严顺天笑道: “两位少侠别只顾着说话,快到屋里用茶!” 虚无子道: “东方少侠怎么也到‘幽灵谷’!” 东方岳朗声道: “江湖安危,我东方世家应担当一份力量。家父遣我前来,所以我就赶到严家寨上,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们。” 虚无子笑道: “可惜庄儿和我马上就要走,没时间陪你。” 东方岳说道: “道长哪里去?” 虚无子道: “我俩去查证一件事……” 顿了一顿,又道: “东方少侠来得正好,严家寨又增加了一位援手。” 东方摇说道: “晚辈一切谨从道长吩咐。” 虚无子转头对姜古庄道: “庄儿,咱俩此去,用智为上。我们—…” 东方岳等两人说完,才说道: “道长,需不需要我们接应你?” 虚无子摇摇头,笑道: “用不着了,我和庄儿就算不能胜敌,也可全身而退。” 说完,虚无子观了观天色,又道: “庄儿,咱俩该动身了。” 众人送到门外,姜古庄跟在师父身后,问道: “师父,我俩是不是要易容一下?” 虚无子道: “当然,为师已想好了—个方案。” 接着,虚无子低声说了一番。姜古庄连连点头称是…… 药王庙的确是一座荒凉的宙宇,规模不大,只有一座大殿和两侧厢房,到处断垣残壁,香火早断,四周荒草丛生,林木高耸,黑夜中,更显得十分阴森。 二更后,荒凉的药王庙外,陡然掠入两条人影。 两人点亮香案上的油灯,开始打扫起来,左边一人低声说道: “王老大,这座大殿,只旧有十年没打扫过,门三叫咱俩打扫,不是折磨咱俩吗?” 右边一人一拍他的头道: “这话你也说得出口,门主叫咱俩做事,是咱俩的荣幸,怎么你还有怨言!” 左边一人伸了伸舌头,马上着手打扫,顿时积尘横飞。 两人足足花了半个时辰,才把大殿上的积尘清扫完了。 但两人已是灰头灰脸,连屁股上也都是灰尘,双手和脸上都是沾满尘埃,两人相视一望,笑了起来 突然,“咚”的一声,像是有什么东西落在大殿上。王老大喝道: “谁?” 年纪稍小的李小二说道: “这地方孤魂野鬼都很少来,哪里有什么人?” 王老大嘟囔道: “那也说不一定。近来江湖上能人倍出,万事小心为上,我得出去看看。” 说着向外走去。 还没走几步,王老大突然“啊”的一声惊叫,一跤向前摔去。 两人还未叫出口,双手的手法太快了,两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就被点了穴道。 进来的也是两人,连忙将两个被点穴的人拖到大殿后面。 不一会儿,“王老大”、“李小二”又出现在大殿前。 两人刚一显身,夜空中突然传来上官慈的声音: “王老大,你两人大殿扫好了没有?” “王老大”一欠身,道: “已打扫好了!” 随着话音,上官慈已到了大殿门口,两道冷光直视“王老大”身上,看了一会儿.似是想说什么,但还未来得及开口,几声汪汪的狗叫,大门外,一群黑衣人鱼贯而入。 这些人都是一袭黑衣,带着面罩。 “李小二”抬头望去,心头一震,原来,当先进来的两个人赫然是天人妖僧和段千仞。 尽管两人蒙了面,但“李小二”一眼就看出来了。 “李小二”望了两人一眼,立刻垂下了头。 上官慈一抱拳道: “‘武圣门’上官慈,恭迎左使。” 只听见汪汪两声,两只凶恶的藏犬,分别扑向王、李二人。 犬牙怒张,白森森的犬牙,“王老大”和“李小二”骇然后退一步,脸现悼恐之色。 天人妖僧和段千仞嘿嘿怪笑,突然一收右手,双双拖住恶犬,“李小二”一看,两人的手腕上拴了一条细铁链。 上官慈微微—笑道: “这两人都是我的属下,是来打扫大殿,恭迎左使的。” 段千仞冷冷道: “这两个人靠得住么?” “当然靠得住。” “李小二”听两人对话,不由大吃一惊,从语气上听,段千仞和天人妖僧似乎比上官慈的地位高得多,不知那左使是什么来头, 段千仞看到两人一身灰土,脸下也沾满了灰尘,点了点头道: “靠得住就好。” 说完,两人松开手中的藏犬,两条藏犬汪汪大叫,向外急窜。 接着这才转身,望着大门外,高声说道: “请左使大驾入殿。” 话音一落,八个黑衣大汉迅快进入殿中,镇守四角,接着四名大汉吊站大门两侧,最后才有两个大汉抬着一把虎皮大椅,昂然而进。 过了一会儿,才抬进一顶小轿,行出一个全身黑衣,身材娇小的黑衣人,一迈步,坐到椅子上。 “李小二”也不觉为之肃然,心想:这是何等来头的人物。这么大的派场?但看不到他真实的面容。 正在疑惑间,那人婉转吐出一缕清音,说道: “哪一位是‘武圣门’的上官门主?” “李小二”心想:‘武圣门’还只是一个极小的部门,天啊,他后面还有更神秘的力量。 上官慈急忙上前,躬身道:“‘武圣门’门主上官慈见过左使。” “李小二”见那椅上的人,一双小脚,心中一动,暗道:原来这个什么左使居然是个女人。 黑衣女人冷冷道:“上官门主,听说你办事不利!” 上官慈说道:“是的,属下无能,愿受左使惩罚!” 黑衣女人又道:“哦,能不能详细地说给我听!” 她说话的声音不仅妩媚动听,而且措词也十分客气。 上官慈仍躬着身,说道: “属下尊主公之命,洗劫武林大会,攻打少林寺,已……” 黑衣女人打断上官慈的话,说道: “这些主公都三知道,我要你说的是过而不是功。” 上官慈额头已是汗,道:“这……这…—” 黑衣人语调依然平静道: “上官门主,你可知道主公给你下的主要任务是什么?” 口气已然有些严厉,上官慈机伶伶地打了—个寒颤,说道: “藏宝图我已夺得,但主公已要我还给姜古……” “李小二”听了不由倒吸一口冷气、不知主公是什人物,似乎是他们最大的首领,原来半块羊皮是他指示上官慈送给自己的。 黑衣少女说道: “主公当然有他的深意。这件事关系到我们的生死存亡,所以主公极为重视,给你调集了五大杀手。听说姜古庄那小子取得了雕图和玉佩,现在江湖上除了本教,至少还有三股势力已参与到这件事。”—— 小糊涂仙校对潇湘书院独家连载

本文由港京图库开奖发布于港京图库开奖结果,转载请注明出处:雕图玉佩,魔门使者

关键词: 港京图库开奖

上一篇:自家是你们的姨夫,小编的名字叫红

下一篇:没有了

频道精选

最火资讯